買屋
外接式硬碟
化療副作用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竹北買屋
mSATA 自動播放 






play
《鄧小平》今開播



向前
向後





  【解局】鄧小平誕辰進入倒計時,中央紀念方式有何看點
  2014-08-10 公子無忌
  俠客島
  8月10日,農曆七月十五,中元節。今晚的“超級月亮”之下的街頭路口,到處是影影綽綽的路人為紀念先人點燃的火。
  12天后的8月22日,是鄧小平誕辰110周年的紀念日。他已離開我們17年。隨著前天央視《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開播,對於鄧小平的紀念也將迎來密集的高潮。
  事實上,繼去年毛澤東120周年誕辰紀念之後,從年初開始,外界就一直非常關註今年中央領導集體將以何種形式紀念鄧小平,並將其視為如何看待新中國“前後三十年”、如何處理革命遺產與改革開放之間關係的信號。
  昨天俠客島的文章點出了紀念鄧小平的意義。那麼,紀念鄧小平的方式,又有什麼講究和深意在其中?
  官方紀念慣例
  對於已故領導人,中央有著詳細的規定。多詳細?詳細到什麼身份的領導人,在什麼年份紀念,以什麼樣的方式紀念,由誰主辦,什麼級別的領導同志出席,都有講究。值得一提的是,這份詳細規定下發於18年前的1996年,彼時鄧小平還在世。
  在這份由中辦、國辦聯合下發的《關於舉辦已故黨和國家領導同志誕辰紀念活動的通知》中,將需要紀念的人劃分成了5個部分。
  第一部分只有一人:毛澤東。毛主席的誕辰無論“逢十、逢五十、逢百周年”,都由中共中央舉辦紀念活動。
  第二部分,是“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陳雲等在黨的歷史上處於核心領導地位的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紀念的時間節點相同,唯一差別是主辦部門不同:“逢十周年,發表紀念文章,中央有關部門召開紀念座談會,中央領導同志出席並講話”,而五十周年和一百周年時,則由中共中央召開紀念座談會、紀念大會,中央主要領導同志出席並講話。
  之後的三個部分,則按照生前級別不同,從“已故的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到“已故知名人士”,都有詳細規定。
  從這一官方近20年來遵循的慣例來看,今年中央對鄧小平的紀念,由於是“逢十”的年份,因此真正的看點就在於,是由中共中央來主辦,還是由“有關部門”來舉辦紀念活動,以及中央領導將發表怎樣的紀念講話。
  畢竟,這是鄧小平逝世之後第一個“逢十”的紀念年份,他將按照此項規定的哪一條進行,體現出的不僅是政治待遇,更是中國的政治判斷與政治走向。
  中央地方部署
  事實上,對比今年和去年,已經能窺知一二。
  去年是毛澤東誕辰120周年,中央一早就下發了文件進行安排。而今年年初,對鄧的誕辰紀念,也下發了類似的文件。從中央到地方,都有類似的活動已經進行或正在進行中。
  比如“發表紀念文章”的安排,就已在黨媒上進行了一段時間。
  從6月起,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就已發表了四篇與鄧小平有關的文章,分別是《未被整理到“南方談話”要點中的“要點”》、《鄧小平談話講的六條準則》、《鄧小平一個鮮為人知的自我評價》以及《鄧小平選人的五條標準》。  
  而8月1日的《求是》雜誌,則刊發了中央文獻研究室原主任逄先知的文章《鄧小平與中國社會主義的命運——為紀念鄧小平110周年而作》。逄的另一個為人熟知的身份,是《毛澤東傳》的主編。
  在鄧小平的老家四川廣安,雖然在離家參加革命後的70多年裡,鄧小平因為“興師動眾、騷擾地方”(鄧小平之女毛毛語)的顧慮而再未歸家,但是從年初起,當地就擬定了紀念鄧的時間表。2月19日鄧小平忌辰當天,鄧小平就讀過的翰林小學正式被改成了“紅軍小學”;在他的誕辰前夕,當地修建的“鄧小平緬懷館”也將落成。
  去年的毛澤東誕辰,中央政治局七常委悉數到場瞻仰遺像,劉雲山主持召開座談會,習近平發表了講話;今年的紀念活動,對於“第二代領導集體的核心、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應該也有類似的規格。畢竟,中國現在正在進行的,正是鄧小平開創的道路。
  如何處理“前後三十年”
  一直以來都有聲音認為,毛主政的“前三十年”和鄧開創的“後三十年”之間,是有矛盾的。前者代表著中國自晚清以來的革命傳統和革命遺產,後者則開創了完全不同的道路(關於此問題的分析論述,詳見今天推送的另一篇文章)。
  其實早在去年1月,習近平就作出了回答。
  在2013年1月5日的十八大新進中央委員與候補委員關於十八大精神的研討班開班儀式上,習近平就在講話中說:“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換句話說,兩個三十年是不能割裂的。兩個三十年的代表人物,同樣適用於這一判斷。
  而在當年的12月26日,習近平在毛澤東誕辰120年座談會上,又提出瞭如何評價歷史人物的方法:
  “對歷史人物的評價,應該放在其所處時代和社會的歷史條件下去分析,不能離開對歷史條件、歷史過程的全面認識和對歷史規律的科學把握,不能忽略歷史必然性和歷史偶然性的關係。不能把歷史順境中的成功簡單歸功於個人,也不能把歷史逆境中的挫折簡單歸咎於個人。不能用今天的時代條件、發展水平、認識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乾出只有後人才能幹出的業績來。
  革命領袖是人不是神。儘管他們擁有很高的理論水平、豐富的鬥爭經驗、卓越的領導才能,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的認識和行動可以不受時代條件限制。不能因為他們偉大就把他們像神那樣頂禮膜拜,不容許提出並糾正他們的失誤和錯誤;也不能因為他們有失誤和錯誤就全盤否定,抹殺他們的歷史功績,陷入虛無主義的泥潭。”
  這兩段方法論,無論評價毛還是鄧,都有相當的實際意義。而新一屆中央集體在反腐、全面深改、作風建設方面的力度與決心,也無疑讓人看到對前後三十年遺產的共同繼承與發揚。
  因為說到底,革命與改革,都是為了謀求國家富強、人民幸福。正如一百多年前馬克思所言,“我們的幸福將屬於千百萬人,我們的事業將默默地、但是永恆發揮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對我們的骨灰,高尚的人們將灑下熱淚”。
  這,才是今天我們為什麼要紀念鄧小平的真正意義。
  文/公子無忌
  官媒解讀:中央紀念鄧小平誕辰110周年政治深意
(編輯:SN067)
創作者介紹

釧路

vugnu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